首页 >天池动态

天池动态

周边服务

便民导航

网上投票

请填写您对天山天池旅游整体服务质量的评价

非常满意:
满意:
一般:
不满意:

专题活动> 天山天池散文选《时光隧道》<西征续录·天山天池篇>

天山天池散文选《时光隧道》<西征续录·天山天池篇>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7/07/06 10:02:54来源:玩转天山天池


方希孟(1838--1913),字峄民,一字小泉,晚号天山逸民,安徽寿州人。同治廪生,补用盐运同知。工诗文,性好游,光绪年间两次西游乌鲁木齐。民国二年(1913)春,卒于芜湖旅次。著有《西征录》、《西征续录》、《息园诗存》、《诗余》、《读史随笔》、《朝野旧闻》、《说文转注探原》等多种,惜未刊行,多散佚。
    《西征续录》是光绪三十二年(1906)作者西行考察铁路建设计划而写的纪行之作,分上、下两卷。从郑州写起,经荥阳、巩县、洛阳、渑池、陕州、灵宝、潼关,入陕西界,自潼关起,直到新疆哈密、瞭敦,取道与《万里行程记》同,然后经木垒、阜康,抵乌鲁木齐。历时近5个月,路途颠簸实有93天,行程8千多里。

人文天池丛书

时光隧道

 西征续录·天山天池篇
 (光绪三十三年四月)初九日,四十里过双汊河。长林丰草,弥望无涯。土地肥饶,农业最盛,皆赖天山雪水,引之灌溉。甘凉以西,松潘以南,周围数万里,皆天山支络。川、滇、甘、陕,年岁之丰歉,恒视雪水之衰旺,不独新疆南北为然也。济木萨古城麦粮充足,科布多、阿尔泰山、巴里坤一带,咸赖接济。药材尤夥,沿途所产,贝母、枸杞、茵陈、麻黄、甘草、大黄、茜草、川芎皆茁芽,遍地青青。贝母利尤厚,贾人贩销内地,每岁恒数十百石。伊犁西南山中,老林蟠结郁茂,皆千百年物,无人采伐。西人谓新疆遍地皆金,盖不尽在五金宝藏也。又三十里至三台,住行台。得绝句二:

玉笏严严立太空,三峰秀比华莲雄。
昆仑久已非吾土,可有西王降此中。


门外奔来众鹿喧,长林丰草自宜蕃。
此行不作封侯想,何用双双为夹辐。


(将止车,门外来一鹿,大如犊,毛色灰黯,极肥壮。二鹿随之,乃某庙所养也)。

十一日,晨行至四十里井子。井深七尺,味甘。又四十五里至紫泥泉,落日衔山,颓霞照野。博克达山突起众山之中,若岳莲耸峙,凌空独尊,乌鲁木齐祖山也。据《河海昆仑录》云:初上三十里,犹土山。又过草山三十里,益斗峻。乃至松山,万松林立,四山围绕,汇为海子,南北长三四十里,东西十余里。三峰在其南,有巨石成山障塞之,水不得溢。山径在其北,各涧石罅有流泉下注,阜康、九运街诸河所滥觞也。每岁二月,巡抚于红山觜望祭,国有大事则谕祭,秩与五岳同。积素万古,深不可测,雪鸡、冰燕、神鹰、冻蛆、英灵窟宅,雪尽为石。石罅产空青、琼玫、白金、青精、紫石,石下产银瓮,大如围,仰如臼,内藏元液,火炼不销。银瓮下三十仞,产火珠,似卵而圆,色如精金,闪烁不定,光能穿石,雪盛时珠在地中,往来激射。冬至夜,偶吐光气,与星月争耀,人不能识。或见流焰掣紫金蛇,目为阴火,非也。
其土山低平处,宜耕种,草山宜牧畜,番人谓之冬、夏窝子。松山顶上,海子百丈见底,清极而绿,绿极而黑,洁不受物,寸草片木投之,必逐于岸。有时澄碧如镜,天风冲荡,忽涌怒涛,若潮汐然。岁旱,偶见青龙蚴蟉,水中张鬣,喷雪花高数丈,山下即大雨。古松高数十丈,一干挺霄,自根即生旁枝,团团如盖,下圆上锐,又如朝天之笔。环海建诸寺,时有异人栖之。云峰高处,晚烟新霁,常见葛衣老人,长须执绋,骑白驼游行严壑,近之则隐,盖亦龙威老人之流亚欤。所记如此,似涉神仙,荒诞之词,文人大抵然也。
 
仲夏,联星桥中丞偕司道诸公设宴于水磨沟之依斗亭,余与宋芝洞侍御、杨鼎臣观察、裴伯谦大令为客。依斗亭,定甫上公所建也。上公为敦亲王之子,联军事起,谪居乌鲁木齐,庄亲王偕大阿哥谪居阿拉善旗,太皇、太后时垂顾问,未能赐环。上公取杜诗“每依北斗望京华”(杜甫《秋兴八首》)之句,建亭于此。亭居山坡上,外缭周垣,有水自博克达山天池石罅溢流下注,沿山麓南来,曲折湾环过亭,麓西侧汇为小塘。垂柳夹覆,大木阴森数百株,间以奇花异草,芬丽鲜芳。迎风披拂,涧声淙淙泠泠,宛如碎玉。幽鸟翔鸣,和风煦煦,不知身在荒漠间也。入垣,历石磴二十级,入亭侧一堂,主宾肃揖,小坐啜茗。出,沿山西崖半麓仄径南行,入一堂,幽敞华丽。堂外遍环阑杆,俯临深溪,无数小鱼浮泳落花片上。南望博克达,三峰笏列,雪光莹莹,晴霞烘照,俨如一幅红玉屏风,横排天半,真西方阎婆提中一灵界也。
 

定甫上公游博克达山,归以石莲两枝,残英未落,持赠王晋卿。方伯、芝洞、伯谦,俱先有和章。予初至乌垣,芝洞以方伯原唱属和。予诗云:
 鹿轓人住大罗天,来赠三峰顶上莲。
妙谛如参金粟佛,灵根似获肉芝仙。
芙蓉太华森双掌,芥子昆仑秀一拳。
犹有蓬山旧吟侣,霓裳同咏话齐年。

 方伯击节叹赏,谓伯谦曰:“方君此作,压倒元白矣。”以是先施,叠前韵至五六,芝洞以诗解之而止。方伯,直隶新城人,丙戌进士,与芝洞、伯谦同年,令四川某县,以事罣吏议,旋入陶勤肃公幕。复职,屡官兰州道,超擢新疆布政使,魁奇博雅,著有《文莫室诗文集》、《暨希腊春秋学记笺释》等书,贯穿今古,织组中外,虽附会而有精理,仍以俎豆孔孟为宗,不似某某之徒,沆瀣西书,以博时誉也。与张廉卿、吴挚甫皆金石交,为文廉悍奇崛,则实过之。诗初学长吉奇诡横丽,后渐入杜陵。近代作者如汤海秋、何子贞诸公,皆不逮也。吏治亦严而不刻,通而不泥,综理财政,尤其所长。新疆宿弊为之剔厘一空,惜世未能大尽其才。太夫人年已八十有余,时有归休之志云。
     北即博克达山,为天山正干,直过巴里坤,至哈密塔勒纳沁而止,蜿蜒盘礴三千余里。灵气郁结,特钟一山,宜其窟宅真灵,蕴藏宝藏,齐尊五岳,作镇西疆,而为昆仑东来一别祖也。庙迤南树林深处,穿小径入,有堂翼然,外环朱阑,匝堤四围皆垂柳。方塘可三亩许,中系一舟,碧波潋滟,红藻参差。时值四月盛会,游女千百成群,衣香鬓影,佩响钗声,不意长安曲江水边丽人,近在沙漠。